您好!欢迎来到鸡贼资讯网

网罗最新最全的资讯报道,传播正能量,让网民们在家里就可尽知天下事。发现最新讯息,就上鸡贼资讯网

鸡贼资讯网

若荷 ‖ 匆匆的年

发布时间:2020-03-27 13:11:32 编辑:小美 来源:meipian

若荷 ‖ 匆匆的年(图1)

随着大寒的到来,小年的鞭炮在窗外轻轻炸响,尽管有些零落,有点孤单,远离城市的乡下,仍然有一些热闹。站在我家的窗前,能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一副年关繁忙的景象。然而我知道,人们并不是为年而形影匆匆,而是平常就这样匆忙,每时每刻都在家和单位之间奔波。至于年怎么过,家里已经备下什么,还需要购置什么,尽管也在脑海里回旋,但是每每具体实施起来,又感到兴味索然。现在的人过年,就像上满弦的时钟,一切都按规矩行走,没有特意的固守,也没有特意的逾越,于是眼前的年,便一年年地淡了。

若荷 ‖ 匆匆的年(图2)

过新年,无一例外地,首先想到的是打扫房间、庭院,将家用布置、各类摆设逐一擦拭、清洁,是逛商场,买新衣,以鲜艳的色彩,换个崭新的形象。最后是购食材,买年货,按捺跃跃欲试的味蕾,一切为大年三十的团圆饭出发,努力打造最好的心情,烹饪出记忆中最佳的味道。除旧迎新,终于有机会和借口,逼着自己将屋里屋外打扫一新了,利用年的喜庆,年的审美需求,相互赠送礼物,大家欢欣之余,加以美味调剂,以增强年的气氛。年的意义在于传承、保持,而不在于变化、创新。

若荷 ‖ 匆匆的年(图3)

年关临近,那些出差的,打工的,身在异地他乡工作的,不论结婚生子与否,此时想到的都是故乡老家。有家的地方,才是安放心灵的地方。有父母的守望,心便不再飘泊。早在一个月前,新年的火车票就网购的火热。作为常年在外的游子,回家的心是迫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山水的相隔,这份亲情也愈来愈浓。童年的古镇、小桥、街巷,以及炊烟暮霭、日升日落,也时常像胶片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有位远方的朋友,就自己驾着车子,载着爱人和孩子,从北京远远赶往福建老家,雨来也不停,雪来也不住,就这么一路尘风,终于在一个黄昏抵达。因为他知道,多年没有一同过年的父母,早已在家的门前等候。

若荷 ‖ 匆匆的年(图4)

对我来说,年味儿是热闹。年到来的时候,愈来愈引人注目的是赶大集,不管是腊月十六还是十七,只要年关将近,各地的集市都人涌如潮。赶年集,是准备年货的唯一的渠道。进入腊月开始,家家户户就列出了选购的计划,能放得住的东西,腊月十八就提前买下,腊月十八是我们这里的年集。放不住的,就在腊月二十八这天购买,这天也是我们这里的年集。买鸡,买鱼,还要买一些干菜。赶年集,偶尔我也去,但不似以前那样热情高涨了。每当走进集市,眼前就会现出遥远的一幕。那一幕的集市上,各个角落都充满了喜气。

若荷 ‖ 匆匆的年(图5)

那是童年时候的集市。那时候的年集,红是年集的主色,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红是红对联,红福字,红灯笼;而赤、橙、黄、绿、青、蓝、紫,则是布摊上摆卖的花布,绳索上高悬的剪纸,暖阳下五颜六色的门钱,还有花纸卷成的鞭炮。如今红色的对联、福字还在,其它已悄然淡出了年集的舞台。成品的服装流行,花布用的少了;搬进高耸的楼房的人们,不再在门楣上张贴贴彩纸雕刻出来的门钱(据说有辟邪作用)卖鞭炮的偶尔有一两处,摆摊的主不吆喝,安静地杵在货架一端,任人挑选,生意零落。记忆里,他们都是操着各地口音吆喝的,为了吸引人而不惜把嗓子喊哑。再不会有孩童在鞭炮摊前挤着、闹着、围观着,花几角钱、几块钱买一两束钻天猴兴致而归的场面。

若荷 ‖ 匆匆的年(图6)

乡下的年集,汇集了足够的物资和食材,那一排排高低不一的摊位上,不但展示了大地的收成,而且展示了乡下百姓的生活状况。而走向集市的人们,不管生活再怎么困难,也要买一些年菜:半个,几只猪蹄,熬上一锅肉冻,满足一家人小小的胃口。记忆里,每年年关将近的时候,父亲都在火炉跟前坐着,耐心地在一只红泥火炉上烧一根铁钩,铁钩烧红了,用它烙除遗留在猪蹄上的杂毛,每烙完一个,就扔在一个黑色的瓷盆里,再拿起摆在地上的另一个,直到把它们都烙干净了。屋子里弥漫着焦糊的气味。我很喜欢这样的气味,感觉它有别样的暖意。它让我想起许多的往事。曾经有一度,每闻到这样的气味,就会有年来了的错觉,心中就会荡起小小的涟漪。

若荷 ‖ 匆匆的年(图7)

烙好的和猪蹄,经过剔除清洗,在年三十之前煮熟,再切成两三厘米大小的块,反复熬煮,以期料香入味。父亲熬肉汤,我们就围坐在一旁,闻着垂涎欲滴的香味,和母亲一起揉面蒸馒头。馒头的花样有好几种,除平常的那种圆馒头,还有花馍馍。把发好的面揉好,搓成拇指粗的条,切段,将一只碗反扣在案板上,再把切段的面折成一个个花瓣,每个花瓣里放一枚大枣,沿着碗的边缘往上粘,最后的收顶用四个瓣,中间点一颗大红枣,再把成型的馍连同碗轻轻扣进蒸锅里。蒸熟后的花馍馍,就像观音菩萨的莲花座。那层层叠叠的花瓣,象征着岁月的繁复,暗合着蒸蒸日上的寓意,蒸出一年的好彩头,蒸出欢乐吉祥的年味道。

若荷 ‖ 匆匆的年(图8)

油腻的活归父亲,母亲则忙着办年饭,备干菜。北方的干菜,不是雪里蕻,不是霉干菜,而是北方人家常见的扁豆。它凹凸不平,宽展而粗陋,不像南方的蔬菜那么含有水分,因长相像猪耳,故有猪耳朵眉豆的称谓。春回大地,和风细雨,阳光灿烂,万物生辉的日子,将扁豆在泥土里种下,拖秧后开出紫色的花,结出猪耳朵模样的豆夹,等豆夹长成,握在手里饱满结实,这才把它从葱茏密实的秧架上摘下,掐去丝丝连连的缘线,洗净,刀尖竖直,腕劲匀称地切丝,与尖头红辣椒一起炒着吃,百吃不厌。吃不完的,就用开水焯熟,在阳光下晒干,留着冬天青菜稀少时备用。

若荷 ‖ 匆匆的年(图9)

若荷 ‖ 匆匆的年(图10)

若荷 ‖ 匆匆的年(图11)

都说中国人的节日,是与吃分不开的,不以热闹的方式,就是以味蕾的方式。吃是中国节日的主旋律。中国人的年,免不了也以美味开始,再以美味终结,不知离开了吃”的人们,还能不能生出与年”有关的情结?作为一名中国人,从记忆开始的那刻,就被浓浓的年味包裹了,又眼睁睁看着年味在岁月中走远,矛盾着,又心有不甘。一怀乡愁,一份抹不去的怅然。其实,年永远是一个人的,一个人的热闹,一个人的孤单,甚至欣悦,甚至伤感。年可遇而不可求。有个欢欢乐乐、安安顺顺的年,是快乐,更是福气。对于年轻人来说,年是冬天的童话,华丽而虚幻;对人到中年的人们来说,年是童年的马车,真实而遥远。当烛火昏黄、烟花熄灭的时候,年的记忆便会乘虚而来,在复活了的种种画面里,独自回忆,暗暗喜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集市

集市(jíshì)是指定期聚集进行的商品交易活动形式。主要指在商品经济不发达的时代和地区普遍存在的一种贸易组织形式。又称市集。集市起源于史前时期人们的聚集交易,以后常出现在宗教节庆、纪念集会上和圣地,并常附带民间娱乐活动。集市,即农村或小城市中定期买卖货物的市场。集市上分行业设市(肆)。据《清会典》记载,清代“凡城庙衢市,山场镇集,舟车所凑,货财所聚,择民之良者,授之帖以为‘牙侩’,使之辨物平价,以通贸易。集市大多位于位置适中、交通方便的中心村镇、寺庙胜地和城镇边缘地区;也可引伸为进行交易的场所或聚落,称为集镇。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