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鸡贼资讯网

网罗最新最全的资讯报道,传播正能量,让网民们在家里就可尽知天下事。发现最新讯息,就上鸡贼资讯网

鸡贼资讯网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

发布时间:2020-05-24 07:59:34 编辑:小美 来源:meipian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1)

红楼梦中的人物对话很能见性格,比如林黛玉身上有悲观情绪,话就说的绝对,带有毁灭性,她起咒发誓常讲的话不是不活了”就是死了”即便是搞文学创作也尽是奴尽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只是谁”这样的丧气话,而宝玉则不然,这人没心没肺,把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当做心头肉,但却一个也不肯性命相许,表白自己决心最恨的话不过是你若死了,我就去做和尚去”让人感觉是把个赤胆忠心只相照了一副驴肝肺。宝玉在袭人处刚刚做了和尚,不久又在黛玉前说守贞洁,结果被黛玉当面揭穿,奚落他“你已经做了两遭和尚了,赶明儿记着你做和尚的遭数”可见对宝玉来说,远离女色比取性命还要紧。和宝玉发誓当和尚的动机不同(只为哄女孩子开心,未必真能守身当和尚)鸳鸯抗婚起的誓则是我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去!”为了表示这誓发得还不够狠,她有誓上起誓,附加道若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来支吾,日后再图别的,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在这里!”并且真的铰下半缕头发来。老鹤每每读到此都毛骨悚然,同时更为鸳鸯的刚烈和决绝由衷敬重。

曹雪芹几次三番让书中的人物拿去做和尚与尼姑来做人生的最坏结果是有原因的。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一部小说,曹雪芹都在把佛道僧尼们加以批判讽刺和挖苦的。那些本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职人员们对自己的职业不但很难有心灵上的坚守,反而有时表现得比世人更世俗。老鹤大概统计了一下,包括神界虚幻中的空空道人,赖头和尚警幻仙姑在内,有名无名的僧道尼婆零零总总也写了百人之多,而有戏抢眼的也有十数人,而他们得基本特征几乎都是难放人间世俗事,古佛青灯不堪眠。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2)

神界的一僧一道一仙姑可以说代表了曹雪芹对释道两家对情不情”的独到见解。曹雪芹一方面表明佛门是要断情”的,但一方面又让那些神仙干预红尘中的男女情事,携顽石与仙草至人间了断风流公案,或做宝玉与秦可卿意淫”的掮客。情僧、情尼、情道人,了不断的皆是一个情”字。小说开卷第一回,神道二人联袂去点化甄士隐大谈好”与了”但最终也就甄士隐和贾宝玉两人顿悟禅机,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3)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4)

和那些小说重要人物半路出家不同,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他们的六根不净简直就是妄披了那身法衣。

葫芦庙里的小沙弥做和尚完全就是为了混碗饭吃。葫芦庙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小沙弥面临下岗再就业,无处安身,欲投奔别庙去修行,又耐不住清凉境况,因想这件生意(做衙门里的门子)倒还轻省热闹,遂趁年轻,蓄了发只把做和尚当做做生意想必是一辈子与佛无缘的。果然这沙弥还了俗之后如鱼得水,遇到老相识贾雨村后,头一件事就是为他护官符帮助他怎样徇私枉法。他本想借贾雨村这课现成的大树好乘凉的,不成想无意犯了贾雨村的忌讳,唯恐他把自己落魄的往事泄露他人,后来,到底寻了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他才罢葫芦僧自认为是熟悉了官场的游戏规则,结果聪敏反被聪明误,最后还是栽在了官场游戏规则上。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5)

马道婆是宝玉寄名的,善通巫术,而这人有十分邪恶,所以就更加危害性大了。第二十五回,马道婆到贾府化缘,她先用鬼怪妖魅专找大家子孙祸害恐吓住贾母,使其捐香火供应钱以为宝玉消灾去病,又跑到赵姨娘房里,收了两块鞋面,一些体己钱以及五百两的借据,就又帮着赵姨娘下蛊要害死王熙凤和贾宝玉。其实,这还不是她干的唯一一桩坏事,之后,她还马道婆收了钱财帮人给一家当铺的内眷使魔法,叫人家得病,致使家翻宅乱。反过来,她又跟当铺人说可以治好内眷,又跟当铺的要了十几两银子,做起了两家通吃的买卖。最后她还是败坏在自己的贪心下,案发后她被锦衣府送入刑部监,问了死罪。因果报应在这位贪婪又阴险的巫婆身上终于得到了应验。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6)

和尚不善,道士也不良。贾母去清虚观打醮,受到张道士的热情接待。张道士是当年荣国公的出家替身,是国家佛学协会的理事(掌道录司”金印)有皇家御封的大幻仙人”终了真人”神仙”等诸多名号。可这位老神仙其实就是一个人精,精通于各种的世俗理情,是一个善于本色表演的老戏骨(演技和刘姥姥又得一拼)他知道怎样讨贾府主子的喜欢,弄到贾府的香火钱,于是故意装天真和矮他两倍的贾珍打得火热,又把准了贾母的脉,看到宝玉叹道: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言谈举止,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为了增加戏剧效果说着两眼流下泪来”当然,张道士也知道宝玉的喜好,接下来便提起一个十五岁的好模样的小姐,并要与宝玉说亲。说来好笑,他的这个戏路和刘姥姥当初在大观园讲抱柴火遇到柴火妞的戏路简直是如出一辙,也许这位就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也未可知吧。

和尚道士有了,尼姑道婆也一个也不能少。馒头庵”的老尼虚静从业多年,按理说应该是一心为善,终身敬佛了吧,然而这个老尼确是把个尼姑庵成了一个风月场。她的徒弟智能与秦钟在禅房做男女苟且之事虚静知道则听之任之,贾府的贾芹在庵中喝酒划拳,打情骂俏甚至宿奸开赌,虚静也是不管,结果最后弄得社会大哗,发生了在尼姑庵的墙壁上贴”的事件,严重影响了贾府的名誉。那写得很清楚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 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 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出新闻。”之后贾府拿出了处理决定:贾芹被撤差,老尼受警告处分,取消馒头庵的津贴,小尼们被遣散。虚静除了是一个不称职的领导之外,还是一个讼棍”她串通王熙凤插手一桩婚姻纠纷的官司从中牟利,结果生生拆散了一对鸳鸯。可见她有多色、多贪、多坏了。随便在补充一句,馒头庵”有名水月庵”水性风月,其性昭然若揭!

余者皆食古不化的蠢物,一些资深的僧道尼婆则更写得露骨,老鹤(图7)

说完了《红楼梦》中的声色男女,老鹤想起小说第二回中贾雨村郊游看到题在一座破败寺庙上的一副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话似乎也是在警醒那些僧道尼婆们,不要贪恋浮华,莫到山穷水尽时空悲切!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