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鸡贼资讯网

网罗最新最全的资讯报道,传播正能量,让网民们在家里就可尽知天下事。发现最新讯息,就上鸡贼资讯网

鸡贼资讯网

建秦东水乡问题,脱离实际造景造湖之风也难以杜绝,新京报快评

发布时间:2020-06-06 22:01:30 编辑:小狐 来源:sohu

让生态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是对公众的交代,也是对子孙后代的交代。

建秦东水乡问题,脱离实际造景造湖之风也难以杜绝,新京报快评(图1)

资料图,图文无关。来自视觉中国

文 斯道普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秦东水乡”是当地为了“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推出的项目,计划总投资715.9 亿元,总工期9 年,称要将渭南打造成“关中水乡”但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相关项目中有的未批先建;建设过程中,有的存在自然生态现象。被媒体曝光后,所谓的整改,也只是或停工或填平,或拆除相关配套工程。

从毁林种植到毁林建光伏电站,类似的生态环境事件以前媒体报道过不少,但像渭南这样,斥巨资要把旱地改造成水乡的,“魄力”之大实属罕见。不得不说,如此严重脱离实际的“生态建设”再次刷新了人们对此类事件的既有认知。

一个经济发展水平不高、易干旱的农业市,平时连很多道路绿化项目的资金都不充裕,却要大手笔造景造湖,打造生态水乡,而所造的景观水系,一部分水源需要通过抽取地下水或调用水库水源、农业灌溉用水等水源进行补给,这与当地农作物缺水的现实形成了巨大反差。

建设生态型城市,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环境,是这几年各地大力推行的发展战略,但生态建设的前提是保证既有生态不被,因地制宜地选择适合当地长远发展的项目,以期良性可循环。其中,充分、专业的生态环境评估是必不可少的。结合当地实际、科学地将生态效益最大化,才是建设生态型城市的意义所在,而反观渭南实施的“秦东水乡”项目,可以看到很多“反常”之处。

例如,作为“秦东水乡”项目之一的合阳县湖建设,违规致三千亩黄河湿地遭,严重影响候鸟迁徙;被当地确定为重点工程、列入2017 年十大民生项目之首的西海公园项目,违法占用耕地1.6 万亩,造成大量失地农民权益受损。

搞的是生态建设,却对当地生态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客观上显然成了以保护生态之名行生态之实。这让人不禁要问,整个项目从立项环评到审批通过,在各个环节上,相关职能部门的作为在哪儿?明显违规的项目为何能一路绿灯?当地的相关部门怎么也成了虚设?

实际上,“秦东水乡”计划开展的这几年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引起外界质疑。

2016 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就指出该项目存在违法开垦、采砂等问题,要求停止侵占行为,恢复湿地生态。此后的排查中,发现还存在合阳县湖违法建设项目、大荔县违法开垦种植水稻等问题,但当地没有重视,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反而将湖旅游建设列为重点建设项目大力推进。2018 年,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组对整改情况进行“回头看”时发现,2016 年至2017 年,湖旅游项目仍在继续建设中。

两次被中央组点名批评,当地都没有及时“刹车”反而置若罔闻,项目如期推进,这到底是哪来的底气?或许从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可看出些端倪。

2019 年,连续两期反映渭南市耕地造“海”挖“湖”建“秦东水乡”问题,作出重要批示。直到此时,“秦东水乡”项目才开始进行整改,陕西省、渭南市及相关县区都各自成立了整改工作专班。然而,让人意外的是,所谓的整改,也只是项目能拆的拆,能停的停,之后便没了下文。

少了强有力的即时惩处机制,无形中会助长一些人任其职不尽其责的心态。打着建设“生态文明”的旗号,耕地造“海”挖“湖”在缺水之地大建生态水乡,既浪费了公帑,且对生态环境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更重要的是,这反映出的是当地对生态保护的集体无意识。如果仅以一拆了之结束,不启动有关程序对相关人彻查、追责,让其为自己的渎职行为付出代价,则不足以警示后来人,脱离实际造景造湖之风也难以杜绝。

让生态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既是对公众的交代,也是对子孙后代的交代。

□斯道普(媒体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水乡

水乡是一习惯用语地方名称,多指河多、湖多的地方,水乡泽国。比如江南水乡的以苏州、杭州最具代表性,岭南水乡等多是在河湖比较多的,水域丰富的地区。

生态

生态一词,现在通常是指生物的生活状态。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也指生物的生理特性和生活习性。生态(Eco-)一词源于古希腊字,意思是指家(house)或者我们的环境。简单的说,生态就是指一切生物的生存状态,以及它们之间和它与环境之间环环相扣的关系。生态的产生最早也是从研究生物个体而开始的,“生态”一词涉及的范畴也越来越广,人们常常用“生态”来定义许多美好的事物,如健康的、美的、和谐的等事物均可冠以“生态”修饰。

说点什么